慕容

镇魂女孩们这些天一定不能太浪,俩位哥哥红的太厉害,动了别人的蛋糕了,别家买了大量黑子营销号专门在最近散播黑能量,所以与政治有关的字眼,千万不要带,也不要嗑cp,直接说演技好就行了。镇魂已经被举报好多次了,再这样下去剧会腰斩,辜负了两位哥哥 镇魂女孩们求转发 我这也是转发别人的

【龙三梗,私设芬格尔先去牛郎店,后有零】【三】

前文链接:(一) (二)

大楼的封锁并未解除,而时间也已超过了两分钟,“从电梯井下。”源稚生明白,以三个人的力量根本不会是上百死侍的对手,唯一的出路 便是三个人逃出壁画厅后一把火了事。源稚生打头,装着破甲弹的沙漠之鹰抵在他的后心上,灭了他最后的想要逃叛的念头。

三个人站在电梯井旁,一只古铜色的手却无声的从黑暗中,探向楚子航的脚腕,武器收在风衣里一时间无法使用,眼看着就要坠入电梯井,源稚生忽然抓住了楚子航。皇毕竟是皇,以四两拨千斤的力量将已经大半个身子没入电梯井的人硬生生的拉了出来,向后推去,恺撒稳稳的接住,右手开枪,子弹尽数打进那死侍的脑袋里。今天第二次被恺撒抱住的楚子航在被迫扑向凯撒后,眼神已经有些呆滞了。那些年一只纠缠他的噩梦再次涌出,记忆力自己懦夫一样的嘴脸...尘封已久的杀心尽数被勾出,四度暴血!接近纯龙化的进阶。

从风衣里取出村雨,原本浅栗色额的眸子,已被黄金瞳吞噬,目眦欲裂,每行走一步会刺痛神经。源稚生割开了自己的动脉温热的血就这般一滴一滴的落下,打在死侍堆里,引起的自相残杀的争夺,一米长的枪口极具杀伤力水银铅弹爆发出得弹幕暂时阻止了死侍的进攻,杀吧哪个人都明白只有摧毁电梯中的钢架才有一线生机,可那种经过冶炼后的钢架连“君焰”都无法阻断“掩护我!”楚子航大吼飞身冲向了死侍群。君焰的威力在一瞬间爆发到极致,空气在0·1秒内加热到上百度的高温,可也只是让死侍们暂停了残杀,电梯井的钢绳只出现了微微的形变不曾断裂。背后的人鱼烛却倒下了,厅里一下子漫成火海。

“把它们引到厅里”源稚生向楚子航大吼。风衣的下摆已被利爪撕成条,借力跳跃,村雨插进死侍的脑仁里。血就这般毫无防备的溅到楚子航的衣服上本就是渴血的凶兽,在闻到厚重的血腥味后紧跟着楚子航的步伐。

烈火中央楚子航站定夺目的黄金瞳印着烈火,有一种诡异的美感,只是对视了一眼就足以让恺撒觉得难受。一步一步向后退却,直到撞上玻璃,拿出村雨。这势必是一场恶战,却发现死侍们似诚服一般的跪在他的脚边,言灵“王权” 序列号91,大理石的地面在迅速的开裂每一步都走的极度艰辛也许是割开了动脉,血液急速的流逝,“王权”的领域没有足够支撑到楚子航走到电梯井的那一刻。

--------------------------------暂封----------------------------------------

下一章老大就要明白自己的心意了。

我们阿爸生贺【先发了,5月6号阿爸生日快乐】

边伯贤有一张很好看的脸和一双修长的手,还有张艺兴喜欢的声音。而张艺兴有着边伯贤喜欢的 清纯的初恋脸和那惊人的柔韧度。所以边伯贤喜欢看他lay哥跳舞,张艺兴喜欢边伯贤的声音,张艺兴说过,队里忙内的薄唇天生适合用来说情话,可是还有半句他却没有说:队内,只有边伯贤说的那些那些情话,他才会喜欢听,才会有那种心动不已的悸动。就像主持人问他,队内哪个弟弟最好看,那一定会是吴世勋,但是如果是哪个男人最好看那必定会是边伯贤。你问为什么,因为那是他张艺兴的爱人,他的自负心,他的一切。就像边伯贤也只会在开玩笑的时候才会和弟弟们争一争张艺兴最喜欢的弟弟,毕竟他可是见过张艺兴所有的样子。清纯的,妖艳的,坚韧的,脆弱的……和床畔上被情欲折磨的样子,每一种都是他的最爱,不分主次,没有偏心。你问他们会吵架吗?会的,可是这不才是真正的生活吗?哪有小说里的夜夜缠绵,哪有随时随地的情话。可这依旧很浪漫啊,哪怕是舞台上不经意的对视,都足矣惊艳时光。每一次十指相扣都会有不一样的心动,哪怕是吵架之后那种失而复得的满足,一点一滴都是生活最真实的样子。连“我爱你”“我想你”都深藏在每一次的拥抱里,不必说出口。约好的视频,当自己爱人的脸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心中的爱意,不必说出口眼神已经道出了一切。你说的一切,我就静静的听,你说的对,我就附和你。哪怕你远在韩国,而我近在中国,我也依旧爱你,不论国籍,不管性别,不看地位,不顾政策,你在的地方,我一路随行,哪怕黄泉我也会作陪。这才是我眼中的爱人,这才是他们最好的样子。

龙三梗【二】

接前文http://murong486.lofter.com/post/1f027ce0_12898b10【一】

夜晚的日本,便成为了五光十色的御姐,高天原里的顾客也渐渐多了起来,三三五成群的“您好,我是小樱花,可以进来吗?”楚子航听见那个废柴师弟的声音在门口响起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快进来,妈的累死我了。”恺撒一边搬着那胖的和猪一样的女人,一边叨叨的时候,楚子航突然的笑了,只是笑得很浅,转瞬即逝“杀人现场啊!!!!”“不,只是烈酒加上强效的安眠药”看着这个废柴,恺撒解释道“她们现在足以睡到明天早上的8点,在这8个小时里,足够我们进入源氏重工了”楚子航在一旁做着他们留下的痕迹,一边将工作服脱下,换上正常的服装“那。。。那为什么不把败狗师兄也一起带上?"路明非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乱入了深山老林里的小浣熊一样绝望”毕竟是偷偷潜入,带这么多人会被发现的,而且,你看看,我们喊得动他?“从风月间的窗口往下看,的确,败狗师兄已经被女人包围,而且乐在其中。”好了,走吧“楚子航做好了一切留下的痕迹,便开口向他们示意。

下水道口,因为已经在网上找全了下水道的地下分布图,一切自然也就顺利了很多,顺着电梯上去,却碰上了樱井七海,所幸的是,可能是因为妆容的厚重,恺撒只是被打了一巴掌,而并未被认出,随着搬箱子的电梯上去,成功溜进壁画厅,守卫员的残肢便引入眼帘,而这却不是最震惊的,壁画厅里陈列着最为神秘的东西,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展现在眼前,身后传来楚子航的脚步声”君焰“以照明的形式发出光亮,一幅幅狰狞而艳丽的壁画显现出了更妖媚的一面”这是白王“气若游丝,却准确的传进了楚子航的耳中,一把推开恺撒,二人同时向电梯井里射击,在静谧的壁画厅里,电梯的声音太过明显”有老鼠闯进来了“电梯中的源稚生感受到了上方传来的射击,全部骨骼在一瞬间完成龙化,随之整座大楼被完全封锁,”来不及了“二人对视一眼,熄灭了厅中的灯,躲进黑暗中,静候来人。

电梯门开启,没有人,只有一件黑西装飞出,十分拙劣的障眼法,却有效。楚子航拉紧手中的绳子,不敢松手,直到有重物撞上的感觉,才一跃而出,捆住了黑道的王。没有反应过来,便听到了八声枪响”恺撒!!“开口阻止,却没有效果,”放心,只是弗洛里麻醉弹“看了楚子航一眼,”不会有生命危险“楚子航点点头,刚想松下一口气,却被突如其来的震感所打破,一个不稳,便向后倒去,在感受到了不同图地板的冰冷感后,头顶也传来了一声闷哼。是恺撒,回过神才发现自己以一种十分暧昧的姿势,趴在恺撒怀里,没有时间尴尬,因为壁画厅的三人都听见了死侍的声音”shirt!“恺撒大骂,本以为解决了皇,现在觉碰上了更加难缠的东西,长尾在地上发出的水声被镰鼬一丝不落的带回,听声音至少上百个蛇形”也许我可以帮助你们”源稚生突然开口毕竟是黑道的王,也听出了形式的不对劲,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想被死侍吃掉,就只有联手这一条路,交换了一下眼神,恺撒解开了打的死死的水手结“怎么样,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皇,也会有被拉下马的一刻”极尽暴力的一脚踹在源稚生的胸口“可是,你以前说的是有些事生来就是注定的,你是什么人,看你流的什么血”楚子航开口。

【龙三梗,私设芬格尔先去牛郎店,后有零】

恺撒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奇怪了,奇怪到脸芬格尔那条败狗都在牛郎店里私下问过自己是不是对楚子航有意思?怎么可能,自己可是一个有女朋友的直男啊!鬼使神差的看了一眼旁边在补交的楚子航,匆匆掉开了自己的眼光,“靠,明明是个杀胚,怎么睡起来一点防备都没有。”低声嘀咕着,想把那人从浴桶里抱出来,放去卧室睡,却在手碰到楚子航的肌肤上时,大脑再次当机了,不得不说龙血的效果就是好,哪怕出了那么多次的任务,受了再多的伤,楚子航的皮肤依旧好的像初生的婴儿一般柔嫩,就是和恺撒的肤色相比也毫不逊色。

抱起楚子航,还没有起身去卧室,就感受到了自己脖子上无铭版村雨的冰凉“干什么?”认清楚是恺撒后,楚子航放下了刀,而今在日本这个满是敌人的地方,他还不想和恺撒的关系搞得太僵。可楚子航的眼神却不是那么好,毕竟被一个男人公主抱的感觉对他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可却也没有想象中的反感。浴衣沾上了水,就那么紧紧的贴在楚子航的身上,勾勒的曲线分毫毕露。“啊啊啊啊,对不起,老大你们继续。”浴间的门被毫无防备的打开露出了路明非小浣熊一般的眼神,却撞破了如此“香艳”的场景,场面一时有些尴尬,直到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传到耳朵里,,才打破了这个局面“放我下来。”楚子航感觉到了自己额角的青筋在跳动,而当他听到下面恺撒说的话的时候,他发誓自己绝对后悔刚才没有砍他“反正都被看到了,干脆坐实算了。”一击结实的肘击打在恺撒胸口,楚子航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人,自顾自的去换了件平时穿的衣服,白衬衫,牛仔裤,小白鞋,一丝不苟的穿戴好后,回头看见恺撒依旧蹲在那边不起身皱了皱眉,想去拉他一把,却被他挥手制止,其实恺撒蹲在那边不起身的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地板反光,楚子航的身体就那么暴露在他的眼前,整个人像骨瓷一般洁净,一时有些气血上涌,脑海里不知怎的就回想起苏茜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楚子航可是被仙子亲吻过的人”如今回想,当真不错。

外面,路明非和芬格尔正小声嘀咕着什么,投入的很,一时间没有察觉到楚子就在他们身后。虽说龙血强化后的身体听力过人,可这个定律丝毫不适用在一个废柴和一条败狗身上“你知道不,刚刚我进去,我去拿场面简直不要太香艳啊......”刚消下去的青筋又重新冒了出来,重重的将咖啡杯放在桌面上,路明非和芬格尔都被吓了一跳“早啊楚师弟|师兄”两人同时开口楚子航点点头,没有说话一部分是因为补觉被打断有些累,另一部分则是因为刚起床被这三个活宝折腾的有些心力憔悴,再加上自己本就是寡言的人,所以就没有回话。而在那两条败狗眼里却不是这样的,满脑子都是“完了完了,楚子航生气了,活不长了”的惊恐,本着“惹不起但躲得起”的原则,二人早就溜了。

夜晚。。

-------------------------未完,暂封----------------------------------------

私设:楚子航四度暴血后一直处于昏睡状态,这是恺撒些给他的信


TO:楚子航

说实话,你还记不记得在日本海沟里的事情吗?我录好了我的遗书,你那时候也一样。其实那个时候,我很害怕,并不是害怕死去,而是我怕我会让你死在那里,所以那时候我只能独自一人出舱。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我说要娶诺诺的话是假的,我想娶得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人。

你比我小一届,可是我却一次次的败在你的手上,自由一日,刀剑课,到后来连我这个人都栽在了你的身上。

我知道,你一直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所以我不会去阻止你回忆夏弥,那是属于你的自由,但我还是会忍不住去吃那没有来由的飞醋,也许我爱你,已经到了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深度了吧。在我的记忆里,你好像一直是一个冷淡的人,直到那一天,我看见你蹲在后花园的一角喂猫。那时候的天气很好,快春天了,你喂了很长的时间,我也就看了那么长的时间,那是我第一次从你的眼眸里看出了温柔,可能就是从那一天起,我发现自己好像爱上你了

我曾经说过,当我看透一个人的时候,我便会有厌倦的感觉,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单调的人,就像个苦行僧,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有点单调的你,却给予了我不一样的乐趣。以前的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宿敌,乐此不疲,现在想想可能还是那时候的心智不成熟吧。你别担心,和诺诺的婚约已经取消掉了。她和苏茜在一起了,过的很好。

【暂封,未完】

想开一篇启红。。。小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