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

专业挖坑

【龙三梗,私设芬格尔先去牛郎店,后有零】五

前文链接(一)(二)(三)(四)

自己昏迷有多长时间了?当源稚生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真是不可思议,才一个小时,你的伤口居然就可以自动愈合。”恺撒将打火机靠近自己,点燃了烟,顺便也让源稚生看清楚自己的脸。源稚生动了动手脚,才发现自己被吊在了半空。“好了,现在壁画毁了,死侍完蛋了,我们的结盟也完蛋了,”恺撒悠悠的吐出一口烟,然后把烟灭在了横梁上“我们拍了照,哪怕你不愿意,我们也会带走的。”“那你们得快点了,我可保不准,会不会有力气去阻止你们。”源稚生笑了笑“你少蒙我,你的自愈能力其实还比不上死侍,况且,我检查过了,你们用来绑神椁的绳子,连犀牛都不一定挣脱得开。”恺撒冷笑。

过了一会儿,恺撒又开口,“你看不出来,樱喜欢你?”源稚生一愣“不,我看出来了,只是我不能这么自私。”恺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好吧,你当我没问。现在茶话会结束,我们走了。”扶了一把楚子航,让他走在前面,源稚生看这楚子航的背影渐远,突然开口“其实加图索君,你不觉得你喜欢楚子航吗?”“不觉得,而且,我可是有未婚妻的人。”恺撒看着他表情有点玩味。“是吗,可是我得到的消息,并不是这样的。”源稚生看这恺撒的眼睛“好吧,”恺撒笑了“的确,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猜的。”“是吗,那你猜的很准。”恺撒听见了脚步声“你的人来找你了,再见。”转身,恺撒朝着朝着离开的方向飞奔。

“嗯,再见”等到恺撒的脚步声远去,源稚生轻声开口,其实不是猜的,那种眼神,自己看了稚女整整15年,直到稚女死在自己的怀里的那一瞬间,他才领悟到,自己以为了15年的兄弟情义,再也抵挡不住痛彻心扉的情愫。

“天亮了,外面都是警车。”楚子航压低声音,恺撒看着他。楚子航指了指警车的后备箱,意图很明显跟着警车出去。猫着腰二人靠近警车,“谁在那边?”也许是两个大男人的目标实在太大

,楚子航飞速的钻进后备箱,而恺撒,眼看着就要暴露就被楚子航拉了进去。“你不应该更在我后面的。”楚子航皱了皱眉,一个小小的后备箱里硬塞了两个大男人,委实挤得慌“我知道啊,这不是没来得及吗?”说实话,话一出口,连恺撒自己都觉得有点无耻。

“喂,楚子航,你过来点,要被发现了。”不由分说的将楚子航拉近自己,顺势搂住。脚步声临近,楚子航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腰间的那双手,握住了自己身后的村雨。“你看错了吧。”外面的对话声,脚步声渐渐远去,紧绷了许久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楚子航这才觉出了几分的困意。“睡一会儿?”恺撒适时的出声,楚子航在黑暗里看了他一眼,良久,默默地闭上了眼。明明不是很喜欢肢体接触,却意外的对于恺撒的拥抱没有一丝的反感,死里逃生之后,楚子航已近有好几日没有好好的睡上一觉了。“楚子航”恺撒轻声的唤了一句,没有回音,均匀的呼吸声也是无端的浅薄,在那双闭合眼睛上极尽温柔的落下一吻,环这楚子航的手臂紧了紧,叹了一口气,“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啊。”恺撒自言自语。

毕竟是蛇岐八家,再不济也得给点面子,不多时便离开了,经后备箱开出来,恺撒摇醒了楚子航,示意他一起跳车。混血种就是混血种,除了刚醒还不适应阳光之外,楚子航并没有别的不适。眯了眯眼,许是刚睡醒的缘故,本应该坚毅的脸平添了几分的幼齿,推开天高源的门,舞池里的人敲醒了昨夜的记忆,这才让两个人想起来,那些被迷晕的肥婆们“Shirt!”

评论

热度(10)